第一百三十九章 骨媚狐的激情挑逗一(1 / 1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车子开得很快,正如叶祥所说的一样,刘无良就感觉自己进入了科幻电影里,一切都变得那么的新奇,那么的不可思义。原本外面一百层的高楼已经算作是极限,但是在这里两三百层的到处可见。还有外面的火车地铁只能在地面上行走,但是这里的火车和地铁,在空中就能按照一定的轨道畅通无阻,堪比外面世界的高速飞机。

“太神奇了。”刘无良虽然心里早有准备,但还是忍不住惊叹的说道。一旁的妍娟也目瞪口呆,不过好的是,她的接受能力比刘无良还强,只是惊诧了几下,便适应了过来。

“到了,少爷下来吧。”宋金把车停了下来,打开车门对着叶祥说道。

叶祥点点头,对着身后的刘无良说道:“我先进去,你们就在外面等我。”宋金的话没有骗叶祥,确实叶天正很讨厌外来人进入忘忧谷,所以叶祥为了妥善,这才没让他们跟着自己贸然进去。

虽然刘无良和妍娟不清楚叶祥的意思,不过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,一切还是以叶祥的意思为主。宋金知道少爷心里想什么,连忙叫了屋外几个手下过来,吩咐他们好生招待这两个客人。叶祥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下了车,来到大门的前面,呢喃道:“我终于回来了。”

语焉正在研究上次儿子给她送过来的那些资料,研究的正入神,突然之间心头猛颤,接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涌上她的心头。

她连忙放下了笔,向着叶天正的书房跑去,边跑边激动的说道:“天正,天正,祥儿他回来了。”

正在屋内研究医书的叶天正,身子猛然一颤,握在手上的医书掉落了下来,整个人变得异常的激动,正想起身冲出门去,但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什么事。激动的神色瞬间黯然了下来,一脸气愤的冷哼一声。

刚才这些变化,全都收入了语焉的眼中,但是此时她没心情去理会叶天正复杂的心理,只是匆忙的跑到他的身边,说道:“天正,我能感觉得到,咱们的叶祥回来了。”

叶天正重重的拍了下桌子,冷然道:“回来?!那个小畜生终于想到回来了,他现在在哪,看我不敢他赶出忘忧谷。”

本来以为叶天正会和自己一样的兴奋,但是叶天正说出的这番话,颇有些让语焉的心理失望。语焉不由得哀怨的看了他一眼,埋怨的说道:“他终究是你儿子,你怎能这么狠心,再说了,我只是感觉他回来了,不过他到底回来没回来,我也不知道。”

听到儿子没有回来,叶天正的刚才的愤怒立刻抛到九霄云外,换来的是失落的心情,不由得失望的说道:“原来他还没有回来”

语焉是何等精明的一个人,叶天正的变化她一眼就看得出来,加上自己刚进书房的时候,叶天正的那一系列的变化,语焉就猜得出来,这个该死的老头子,完全是刀子嘴豆腐心。只是碍于当初的那件事,拉不下脸,所以才装的这么倔强。其实心理打不准,比自己还关心叶祥呢。

想到这里,语焉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,刚想把叶天正好好的批评一顿,结果书房外传来的声音,几欲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“老爷,太太,少爷他回来了。”

“是宋金,是宋金的声音。”语焉欣喜若狂的说道,脸上瞬间落满了泪水。

“他终于回来了,他终于肯回来了。”叶天正也失神的呢喃着这句话,这个倔强男人的眼眶,此时此刻都不由得红成一团。

两人几乎同时向着书房冲去,但是当他们看到跪在门口的叶祥,两老的心里都没由得一颤。

“爸妈,祥子回来看你们了。”叶祥抬起流满泪水的脸庞,哽咽的

说道。

这一哭,把语焉的心完全哭软了,过去的种种的思念,种种的抱怨,通通的化作此时的情感,完全注入到了叶祥的体内。语焉冲过去,一把抱住叶祥,哭得泣不成声,摩挲着叶祥的头发,说道:“孩子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啊。”

就连一旁的宋金都不由得落下热泪,打心里替这一家人感到欣慰。

“畜生,你还知道回来。”叶天正虽然刚才就原谅了叶祥,但是作为叶氏家族的一家之主,作为忘忧谷的统治者,他还没有完全拉下脸来,如果现在表现出对叶祥的谅解,就承认当初那件事情是自己的不对,这对于他来说,简直就是挑战家主的权威,无论如何都是不可原谅的。

叶天正本以为叶祥会起来和他大吵一架,但是这次,他又看错了自己的儿子。叶祥缓缓的推开了语焉,用跪着的姿势慢慢的爬到他的身边,满脸愧疚的说道:“爸,我知道错了,当初是孩儿的不对,是孩儿浪费了您的苦心,孩儿现在知错了,希望爸你能原谅我,以后只要是你想让我做的,我也叶祥一定做到。”

叶祥如此的低头认罪,再加上叶天正这些年来也是在很想念叶祥,心里那份倔强此时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叶天正一把抱起叶祥,虎背竟然不禁的颤抖起来,老泪纵横的说道:“孩子,回来就好,爸爸以后再也不让你做你不愿做的事,回来就好。”

语焉看见两人终于同归于好,激动中不由得哭中带笑,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明白,这件事彻头彻底就是叶天正的错,叶祥离开的这段日子,叶天正每每一个人的时候都会独自的感叹,语焉知道他是感叹自己那件事的做法,只是碍于自己的地位,不好意思提前认错。但是叶祥肯低头认错,也让语焉的心里大为的吃惊,看来自己的儿子终于还是长大了。

一家三口叙完旧,叶祥这才想起还在外面等待的刘无良和妍娟。叶祥知道叶天正的脾气,这事要是跟他直说,刚和好的两人指不定又要大吵一架。叶祥看了看自己的老妈,还是跟她说比较的稳妥。

叶祥一把拉过语焉,对着她耳边小声说道:“老妈,这次回来我带了几个朋友过来,你是不是能让他们进来。”

语焉正沉浸在团圆的幸福之中,冷不丁的听到叶祥说出这事,当下心里就很是惊讶,因为她知道叶天正的脾气,本来想让叶祥马上让他们出谷,但是看着叶祥一脸的期待,语焉的心还是不由得软下来了,说道:“好吧,我暂且瞒着你爸这事,不过你还是得想个办法,你爸是个老顽固,一直瞒下去肯定会是不行的,纸包不住火,总有一天会给败露的。”

叶祥一看得逞,立刻对一旁的宋金使了个脸色,宋金不是傻子,连忙下去安排少爷带回来的朋友了。

叶祥见这事解决,心里就不由得念叨起被劫持的二女,虽然在她的手上,可欣和优子不会有什么威胁,但是叶祥就是担心。

叶祥凑到语焉的耳边,又小声说道:“老妈还有件事要你帮忙。”

语焉诧异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这次是关系到你能不能抱孙子的事?”叶祥故意把事情弄得严重化。

语焉还以为叶祥是那方面出了问题,不由得焦急的拉起叶祥从上往下看了个遍,尤其是下半身那个部位,“你怎么了,你别吓妈。”

虽然是亲妈,不过叶祥还是弄了个大红脸,毕竟被怀疑是那方面的原因,这让叶祥很是尴尬丢人。叶祥连忙解释道:“老妈,不是你想的那样,是我给你找的儿媳妇,被人劫持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听到这,语焉再也不能控制住音量,大声的叫喊了出来。

“你

们在做什么?鬼鬼祟祟的。”叶天正被冷到一旁,看到叶祥和语焉撒娇,心里本来就有点醋意,再加上语焉刚才这么一咋呼,叶天正不禁皱眉问道。

“没没什么,你还是赶紧去看医书吧,我和儿子说两句悄悄话。”语焉脑子转的快,她知道这事不能告诉叶天正。

叶天正见老婆都下了逐客令,再带下去破坏她和儿子叙旧,指不定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,沙发的滋味可不好受。叶天正不过还是不满的冷哼一声,这才重新回到了书房。

“快说吧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等到叶天正走了后,语焉这才拉起叶祥的手,问道。

叶祥一脸的苦笑,回到:“还不是你们给我定下的亲事,这倒好,我两个老婆都被她抓走了。”

“什么两个老婆,还有她?”语焉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眩晕感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