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(1 / 4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柳宗勤说,想搞房地产,我爸爸那里有一些资金,我们再贷一部分款,一定会做好的,这是个朝阳产业。

马淑敏终于放下心来说,我支持你,失败了,我养着你。

柳宗勤重新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,轻轻地吻着她,抚摩着她……

两天后,柳宗勤动员张亚丽去上班,让她想开点,开导她以后还会好的。张亚丽不愿意去,说准备辞职自己做生意。柳宗勤很吃惊她有这种想法,警告她生意并不是她想的那样好做。张亚丽开始伤心地哭泣,说她再也没有脸面去单位里上班。柳宗勤知道女孩子都要面子,并且他还怕张亚丽再受刺激,所以也就不再反对了。

柳宗勤对张亚丽说,我也决定辞职,准备开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。

张亚丽说,你那样做不好吧!我觉得你还是在单位里干保险。

柳宗勤说,我已给你嫂子说好了,她也支持。

张亚丽说,我不干涉你,祝你好运。

柳宗勤说,你干脆跟着我做会计算了,也别做什么生意了。

张亚丽高兴地说,那好啊!只要能跟着你,干什么都行。

柳宗勤笑了笑,没再说什么。

柳宗勤回到老家说服父亲,从他那里拿来一部分钱,然后用自己的住房做抵押,贷来一部分款。钱还是不够,他又靠自己的信誉贷民间私人的钱,也就是高利吸储。不多久,就筹够了开公司的钱。什么都准备好后,他和张亚丽同时向单位递交了辞职书。两个人在这么好的单位上班,风不打头雨不打脸,并且对今后的生活很有保障,特别是柳宗勤,辛辛苦苦混了个干部,就这样说扔就扔了,实在让人难以理解。

两个人辞了职,马上紧锣密鼓地申请注册公司。找朋友,托关系,凡是能够用得上的全部厚着脸皮去找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公司终于注册好了。柳宗勤给公司起了个响亮的名字,叫做沛公房地产开发公司。因为他是沛县人,饮水思源、不敢忘祖,况且沛公是建立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,刘邦也是沛县人,而且在当地人人都知道沛公的故事,所以起这个名字应当有利于公司将来的发展。

开发房地产,最困难的就是如何能拿到好的地块。好地块名义上都是公平拍卖,其实里面有很多人为的因素,就看你怎么操作了。拉关系说起来复杂,其实很简单,一个钱字就能解决一切。你只要别吝啬钱,如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,上可以升官发财入天堂,下可以买人头进地狱,何况这小小的地皮。

柳宗勤又找到战友,通过他当人事局长的父亲找到市委的个别领导。说明来意,恭恭敬敬的把存折奉上,说上几句客气话小心地退出。只要领导收了,不给你扔出去或者让你带走,你就可以坐在家里静候佳音了。

地块拿到了手,然后找建筑公司开工建设。中国历来都是活少人多,好多建筑公司都是等米下锅,那样开发公司就好和它谈判了。柳宗勤开出的条件是,建筑公司先垫资建设,等卖了房子就给钱。当时并不是只柳宗勤一个人这样做,好多公司都是用这种方法进行滚动开发。

房子终于轰轰烈烈地开建了,但并不是一帆风顺。一开工,各路神仙都来了,没有一个跟着架势的,不是来要钱就是来耍权,归根结底最后都想把权变成利。柳宗勤原来计划好的资金马上就不够了,如今都是这样,计划跟不上变化,你没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就无法面对今天的生活。改革很好,开放更好,但我们却对自己的未来不可知。

没有钱怎么办,马淑敏很支持自己的丈夫。既然统一了意见,来到了一条共同的船上,那么就要同舟共济。马淑敏经过仔细地思考,决定孤注一掷。

她从局里的账户里私自提出一部分款项,果断地交给了丈夫。

柳宗勤有了资金,马上又如鱼得水。他谨慎地使用着来之不易的钱款,颤颤巍巍地往前走。正眼看着工程快要结束的时候,建设方突然资金告罄,无法再继续建设。其实建设方本来并没有多少资金,说是垫资,实际上大多是赊来的。他们也向供料方承诺卖了房子就给钱,可他们总有赊欠不来的东西,那些东西是要靠现金买的,没了现金,就无法买那些急需的东西,没那些东西,建设就得停下来。工地一停,以前的供料方就马上害怕了,他们怕工地老板突然破产,所以马上就来要账占房子。建设方因为没有钱一筹莫展,柳宗勤只有自己想办法。现在根本就不能讲按协议办事的原则了,那些虽然都写在纸上,但要挣不到钱就如白纸一张。柳宗勤回到家和父亲商量,柳衡运也把自己所能拿出来的钱都交给他,不够,老头子又把房产做抵押进行贷款,贷来的也交给了他。马淑敏也没闲着,想着法子挪用公款来帮柳宗勤。其实她是非常冒险的,一旦被查出来,就要进监狱。但为了柳宗勤的事业,她也只有铤而走险了。

有了钱,柳宗勤把那些占房子的债主的钱款先还上,然后再安抚那些闹的轻的债主,最后终于把事情16k…平息下来。接着又帮助建设方把工地运转起来,走上正常的轨道。

在柳宗勤最困难的时候,张亚丽总在背后支持着他。她没有钱,但她一直想尽办法地鼓励他,给他打气,不让他泄劲,帮他想办法,找资金,最后终于扶着他走了过来。柳宗勤常常私下里想,马淑敏和张亚丽都是他的好助手,实在是缺一不可。

马淑英还在姐姐家带小孩,柳宗民已经住到人事局的招待所。但他还是经常找理由来哥哥家和马淑英幽会。有人在他们就随便聊几句,没人在就上床,有时也在沙发上,甚至地板上。两个人像发了情的公马和母驴,肆无忌惮地寻欢作乐。

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马淑英和柳宗民终于没有白忙活,两个人的耳鬓厮磨、互通有无理所当然的导致马淑英的肚子大了起来,一直大到能看出来,他们才慌了手脚。

两个人跑到医院妇产科,经检查不能刮宫,只能引产。医生说胎儿太大了,刮宫不行,但引产有可能造成将来患不孕症。马淑英听了吓的拔腿就走,柳宗民无奈地摇了摇头,也跟着走出了医院。

纸包不住火,马淑英的大肚子终于被姐姐看了出来。马淑敏问她到底怎么回事,马淑英明白不说也不行了,只有一五一十的给姐姐说了。马淑敏气的身体直发抖,晚上把这件事学给丈夫听。柳宗勤听完沉默了好久,然后才对马淑敏说,我们也当不了这么大的家,还是给双方老的说吧!

马淑敏仍气哼哼地说,我看你一点也不生气,你还想支持吗?

柳宗勤叹了一口气说,你也别生气,出了问题想办法解决。

马淑敏说,说的轻巧,我家小妹可是个闺女,以后怎么嫁人?

柳宗勤说,吵闹解决不了问题,看你父母怎么说吧!

双方老人接到通知后都赶到了柳宗勤家。亲家见面,各自打了个招呼,没有了往日的客套。马淑敏和柳宗勤也在现场。大家都坐定后,柳衡运轻声地说,老嫂子,我先向你们赔罪,都是那个畜生的错,你们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他,我们没有任何意见。马淑敏的父亲马永顺是个农村老头,平时很老实,不太喜欢说话。此时也没看出他有多么生气,只是默默地抽着烟。马淑敏的妈妈刘正兰虽然是个农村妇女,世面见的不多,却很会说话。

听柳衡运说完后,刘正兰说,他大叔,事情既然出来了,也别说愿谁了,只是英子以后找婆家真是个问题。

柳衡运说,我家那个畜生长的太丑,实在配不上你家英子,不然他自己拉的屎我就叫他自己吞进去。

刘正兰说,男孩子丑俊倒无所谓,只要有才就行。不过她姊妹俩嫁给兄弟俩外面要说的。

柳宗勤的妈妈姜若莲插话说,老亲家,我看你们要是不嫌我家儿子丑,就成全他们吧!只是亏了你家英子。至于外面说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!

刘正兰说,我家英子还是农村户口,也没有工作,以后两个人能过一块去吗?

柳衡运说,英子的户口和工作我们想办法解决。

刘正兰听了有些高兴,面带微笑地说,那真麻烦你们了,这个孩子要还是不要呢?

姜若莲说,那得要,不能影响了英子的身体。

两家老人很快达成了协议,没有引起任何争执。只是让人感觉意外的是,马淑敏的爸爸始终没有说一句话。柳衡运见到柳宗民后把他很很地训了一顿,然后把今后的打算告诉了他。柳宗民很高兴,接着问父亲有了小孩怎么办。柳衡运说,有了孩子先养着,等你哥哥建好了房子给你一套住,孩子大点你们再结婚,现在先着手给英子办户口找工作。柳宗民觉得父亲说的很有道理,想的也很周全,决定就按父亲说的办。

柳宗勤开发的房子终于建好了,并且卖的很顺利,钱就像黄河之水一样汩汩不停地流淌过来,让你想堵都堵不住。柳宗勤先把马淑敏挪用的公款补上,然后给建设单位一部分款项,并没有把欠他们的建设款全部付清,理由是下面大家还要合作。建设单位虽然有苦说不出,但鉴于以后还要合作,并且前期双方合作的都很愉快,所以也就默认了柳宗勤的做法。

所有的房子除了给柳宗民留一套外全部卖完了。柳宗勤和张亚丽决算了一下,盈利很可观;如果是在单位里挣工资,几辈子也挣不这么多。第一次开发成功,大家都很高兴,当中虽然出了好多的波折,但总的讲掘到了第一桶金,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,对今后的发展应当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。

马淑敏的父母回到家后,觉得女儿的事情处理的还算圆满。只是觉得马淑英还小,过早的拉扯孩子可能会不知所措,并且她的四姐马淑云还没有出嫁。在当地农村的风俗中,一般姐姐不出嫁,妹妹是很少出嫁的,如果妹妹提前出嫁,别人就会以为背后有故事。

马淑敏的妈妈和丈夫马永顺商量,想快点让四女儿出嫁。四女儿马淑云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,家中经济条件不是太好,于是响应父母的号召,回家种地去了。

在家里,她默默地种地,从没有任何怨言。大姐马淑梅和三姐马淑娟早已出嫁,二姐混的最好,留在了城里,并结婚生子,成了令人羡慕的城市人。五妹马淑英更是走了捷径,和二姐夫的弟弟相好怀了孕,虽然说出去不太光彩,但人家男方家里答应了娶她并给她转户口找工作,那可是极大的合算。农村人盼的是什么?不就是跳出农门吃好的穿好的。至于男方怎么样,那不就无所谓了嘛!丑点帅点,只要知道往女人身上趴,拉灭电灯还不都是一个味道。再不行过性生活的时候就想着身上忙着的人是刘德华、郭富成或者外国哪个帅哥酷男影星什么的。就像人家贾平凹写的《废都》,里面的男人嫌老婆丑,买张漂亮女影星的画片盖住老婆的脸,然后再过性生活就舒服的多了,因为看着那美女照片就会想到身下的人是当今最漂亮的影星。反正人体解剖结构都是一样的,区别就在个脸上,在自己的大脑里给他换张脸就是了。总之,就像王菲的歌里唱的一样:男人都是一样的,不如找个有钱的。

马淑云一心想找个有钱有权或者城里的,可惜她生不逢地。自己生长在农村,读书成绩又不好,在家里修理地球,到哪里去找那吃皇粮的男人。女的再好也不能要,她知道自己不是个同性恋者。

马淑云找对象多少还是有一定资本的,因为她长相很漂亮,并且身材适中。她父母长相都不错,根据一般遗传规律,她的哥哥姐姐妹妹以及她也都长相很好。南面离她家不远有一个叫做李庄的村庄,村里有一户姓徐的人家,大儿子叫徐亮,是个地地道道的痞子,农活不想干,天天梦想着能够一夜成为百万富翁,可惜他没有出生在帝王将相侯家庭,自己又没有特别的本事。有时睡着了也想哪天摔倒能拾个十万八万的,哪怕把头磕破。因此他也有意无意中摔倒过几次,可怜的是连个五分的硬币也没拾到过。不过徐亮长相很帅,脑子灵活,嘴又会说。常常死的能被他说活,黑的能被他说白,人家白给都不要的东西能被他说的愿意出高价钱去买。他就有这个本事,又巧乘改革开放的东风,于是摇身一变由黑乌鸦转而成了白天鹅,在当地成了香饽饽。原因是当地在改革开放后,雨后春笋般建起了很多的企业。企业自然需要业务员,业务员的首要素质就是能说会道,能把劣质产品说成世界驰名商标。如同当今的某些化妆品,印几行连自己都不认识的外国文字,拿到外面说成是刚进口的最新产品,只要用了不马上死人,就会身价百倍。徐亮就有这个本事,他能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,把当地厂家的伪劣产品销出去,赚回来大把大把的钞票。信誉坏了,换个商标从头再来,反正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。当地有名的痞子徐亮能挣大钱很快传了出去,于是给他做媒的人几乎踏破了他家的门槛。

徐亮如今成了有钱的人,找起对象来自然要千挑万拣。马淑云漂亮,同样能说会道,找对象的第一目标就是要有钱。两个人一个郎才一个女貌,自然一拍即合。用的话说,他俩来自“五湖四海”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终于走到一起来了。

徐亮自从娘胎里出来就不是什么老实鸟,如今找了个漂亮女朋友哪能只放在那里看着。就像农民种菜一样,为了让菜早上市可以提前打营养钵。这家伙从小就生长在农村,加上他灵活的脑子,自然会举一反三,并能够灵活运用,还可以说是驾轻就熟。

徐亮经常找理由让马淑云到家里帮忙种地,晚上收工回来,他的脑子更不会闲着,可以说是绞尽脑汁地想怎样才能把她弄上自己的床。好在两个人一个是钟情如干材,另一个是怀春如烈火,自然是一碰就着。两个人抓住一切时间和一切机会燃烧着这激情的岁月。农村有一句俗语说,干什么都没有白忙活的。徐亮和马淑云自然也不能白忙活,只要生殖系统不出问题,肯定也会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

马淑云的肚子终于被他种上了,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变大。两个人倒没有慌什么,因为徐亮手里有钱,如同农人所说的,囤里有粮,心里不慌。

徐亮的父母在徐亮的授意下,来到马淑云家,向她父母委婉地提出想让两个孩子完婚。这正合马淑云父母的意,两个老人没有提出什么多余的条件就同意了。中午,马淑云的父母要好好地招待徐亮的爸妈,但两个人没敢留下来,只是定好大喜的日子就匆匆地走了。

马淑云终于腆着肚子走上梦中的红地毯。结婚没几个月,长女就呱呱坠地,取名叫徐娅婷。小女孩长的和妈妈一样,很漂亮,见人就笑,让人爱怜。

十二马淑英的四姐结婚后,马淑英就急着操办自己的婚姻。房子有了,去掉了最大的心事。孩子也早已生了下来,自己默默地带着。只是在农村依然有着根深蒂固的封建礼俗,就是没结婚生孩子是要被别人说闲话的,并被人们瞧不起。因此她从不敢把孩子带回老家看看。

马淑云结婚两个月后,马淑英也结婚了。她的婚礼办的很低调,怕来的人太多看出什么破绽来。改革开放后虽然对道德方面放开了许多,但未婚先育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;所以双方父母也不想把事情张扬开来,毕竟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。

人就是这样,结了婚就想好好过日子。马淑英也是的,但她还想找个好的工作。柳宗民也在为这件事忙着。他找东家拜西家,又请客又送礼的,终于在他的努力下有了成果。马淑英去了徐州市聋哑学校,在那里做出纳会计。这对于一位妇女来讲,已经是很不错的差使了。

马淑英上班最大的难题是孩子没人看,不像她的二姐,有没结婚的小妹帮忙。双方父母各忙各的事,也没有时间来帮助她。没有办法,只有找保姆。公公柳衡运答应找保姆的钱他拿,马淑英总算是把这份心事放下。

经过中介公司,马淑英找了位刚中学毕业的女孩,名字叫王莉,年龄已满十五周岁。小时侯妈妈有病死了,爸爸艰难地带着她,在她小学毕业的时候,爸爸为她找了个后妈。从新妈妈来到这个家后,她的日子就再也不好过了。中学刚毕业,新妈妈就以家庭经济紧张为理由不让她上学了。家庭经济紧张是真的,新妈妈来后,又加班加点的为她生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从弟弟喝奶粉开始,家中的经济就一天不如一天,妹妹出生后经济更差了。她不得不辍学出门打工,通过中介公司,来到马淑英家带小孩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