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结(1 / 11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第七章

臧隶已经对她起疑了,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

突然,玻璃门被打开,海莉探头进来。cher小姐,可以出来了,再烤下去,我看你会变成烤猪。

阿会来后,海莉的晚娘脸孔不见了,嘴边一抹笑容藏都藏不住。

爱情的力量真可怕,能让一个人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。

关彤裹着浴巾走出三温暖室,映入眼帘的是形形色色没毛的女人。

看到这么多女人没有体毛,她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震惊了,但她还是不好意思正大光明地看她们。那三个和她同时来这的女人混在那群光溜溜的女人中,她们腋下和下体的卷毛显得格外惹眼。

关彤躺到一个柳箱笼的长凳上,海莉用浮石搓着她的身子,然后给她一罐软膏,要她涂抹全身。

涂这什么啊

美容圣品。海莉含糊地说。

虽然cher最近都没闹事,但她敢跟任何人打赌,cher要是知道涂这是为待会拔毛做准备,肯定是抵死下涂。

一个女婢捧来香油和美容用具,另一个给她端来一杯果汁。关彤啜了一小口,觉得味道怪怪的,就下再喝了。

也许是这两天晚上睡得少,眼皮有点沉重,昏昏欲睡。关彤枕在自己的手臂上,阖上了眼睛。

迷迷糊糊中,枕在下颚下的手臂被抽起接着胳子窝痒痒的关彤本能地合上手臂,一个刺痛的戚觉让关彤猛然睁开眼睛。

流血了、流血了。一名女婢花容失色地尖叫。

海莉连忙抽出一张面纸,小心翼翼地拭去她腋下泊出的血。小伤口,不会留下疤痕。

她坐起身,这才注意到不远处和她一起进来的那三个女人正分开腿,让人刮体毛。关彤气昏了。太过份了,刚才海莉她们居然在偷刮她腋毛。

你在果汁里下药她怒视着海莉。

没错,我太了解你了,知道不这样就没办法为你除毛。海莉对女仆们说:抓住她。四名女仆向关彤靠近。

滚开她嚷着,把靠近的女仆们纷纷甩在地上哀号。还好果汁没暍多,现在才有力气对付她们。

眼看小女仆们被cher摔得东倒西歪,海莉扎起马步,你学过柔道

懂一点点。她也摆好架势。

大厅里所有的女人都聚集过来看热闹。海莉,她太嚣张了,快扁她。

关彤瞄了眼肩后,看见臧隶和阿走了过来。毁了,毁了,她的死期到了。

她又在惹事了。马上有女人奔到臧隶面前告状。

阿站到她背后,情况不太妙,腹背受敌。在她抓住海莉衣襟时,一只手非常快速灵活地自她的手臂滑至她的腕上,扣住,关彤挣扎着。

少做无谓的挣扎了,我从少年就是擒拿术冠军。阿得意地说。

不要脸,偷袭。她的手被扭到背后,而且扭得高高的,使她疼得难以反击。看来她保不住身体发肤了。

女人们让开一条路,臧隶到她面前,他的神情像被雷打到,这让她发起抖来。你又怎么了

我不要剃毛,那样子好象被拔光毛的,难看死了。

她居然损我们是无毛女人们交头接耳地发出一阵嘈杂声。

真是无礼,竟在主人面前批评主人所立下的规定。

她以为她是谁啊,说不要刮就可以不刮吗

就是嘛,我们还不是乖乖地剃了。

这么顽劣、又不合群,应该被鞭打。

鞭刑鞭刑女人们有节奏地喊着,异口同声。

阿看了他一眼,那眼神仿佛是在说看你怎么做。

现在剥光她的衣服。臧隶说。一大群女人走到关彤身边,毫不留情地撕掉她的衣服。

给我拿马鞭来。随后有人递上马鞭。阿,给我好好的打。

阿在自己戴着皮手套的掌心上打了一鞭。我不会手下留情的,触犯规定就该受罚,因此别奢望这会是个抚慰的鞭笞。说完,他高举皮鞭,咻一声地鞭打关彤的臀部。

一股灼烧感,关彤发出一声惊人的喊叫声。

阿是跟她有仇啊,那鞭打令她疼痛得几乎晕厥过去。忍着点,她对自己说。忍住,撑过去,想些快乐的事吧。

第一个进入脑海的是粉红联盟,奸想念殷梨、海滟、颜纯、嬷嬷她们,她们一定很为她担心

第二个进入脑海的是关英惠的脸,母亲的春季服装秀快发表了吧,以前觉得很烦,现在怎么怀念起她在她耳边骂尽天下男人

一鞭又一鞭,她的臀部、大腿及腹部处处可见血红黑青的鞭痕。臧隶的脸上一阵痉挛。他实在想叫阿不要再打了

当然,不能这样做。真要这么做了,以后谁都可以下遵守规定。

她开始扭动身子,试图躲避刺痛的鞭打。每打一下,她都要不自主地抖一下,叫一声,而人群为之发出欢呼声。哈她在跳肚皮舞。

真为这些女人感到可耻,为了一个男人,不惜残害同类。关彤忿忿地想。

主人,再打下去,会把她打死的。海莉跪了下来,眼睛进出了泪水。

这里只有海莉是好人她痛苦地拾起头怨毒地看着臧隶。坏人,该下地狱的坏人

她双颊发红,眼睛里闪动着一种想要致他于死地的恨意,臧隶震动了一下,像是有人给他痛不欲生的一击。

够了阿。海莉,好好照顾她。说完,他头也下回地走开了。

海莉叫来两名女婢,把关彤扶回房间后,她们用防腐剂和冰水冰敷她疼痛的瘀痕,并用金缕梅温柔地按摩伤口。

阿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海莉边叹息边摇头,并拿过一个药瓶。

那是什么药

安眠药,多吃几颗,你会睡得很沉,忘了身体的疼痛。

她可不能睡死,晚上还要爬通风口逃走呢。二一分之一就好了,我对安眠药过敏。

别盖我了,我又不是没读书,哪有人对安眠药过敏,阿司匹林还有可能。

谁要骗你,我是有医生证明的,不然痛也是我在痛。

说的也是。海莉把一颗药掰成一半,看关彤吞下后才退下,留下关彤独自入睡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