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"第十章(1 / 2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床畔,昏睡中的佳人,脸庞苍白似雪。

朱允尘闭了下眼,浓浓的悔恨与自责再一次狠狠地将心凌迟。

低头看了下手中的信笺与锦帕。昏迷中,她都还一直紧紧地握着它。

信,他看过了,也终于明白,那只是一封单纯的问候信,并无任何暧昧情愫,而锦帕──她昨晚前来,应该就是要将它交给他吧

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。

谁家年少足风流

妾拟将身嫁与,一生休。

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。

好一句“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”她一腔无怨无悔的痴情深爱,全都绵绵密密地绣于其上了,乍见之际,他震动得不能自己

天哪他究竟是犯了多么该死的错误不但曲解她、将她伤得如此深,甚至还──害得她失去了他们未成形的孩儿

这个孩子,他甚至还不晓得“他”的存在

思及她昏迷之前,决然的一句“恨你”,他的心又是一恸

她是那么柔婉善良,不论受了多大的委屈,永远只会逆来顺受,连怎么恨人都不会,而如今,他却逼得她去恨一个她立誓深爱的人若不是他伤她太重,她又怎会吐出这般决绝之语

这一回,她还会再原谅他吗

没来由地,他打了个冷颤,突然间有了很不好的预感──昏迷了一日一夜,她终于醒来。

守在床畔寸步不离的朱允尘,立刻焦灼地唤道:“云铮、云铮你还好吗要不要我传御医”

她看着他,神情空空。

她的表情让他心口一阵,他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云铮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他,那么地空寂,不泛一丝情感,宛如一江死水──下意识里,她抚向小腹。

他留意到了,神情一黯。“我不晓得,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我们的孩子──没有了。”

记得在发生冲突之前,有好几晚,她躺在他怀中,总会很认真地告诉他:“我有预感,我们快要当爹娘了。”

那时,她完全没有任何怀孕的征兆,细问之下,她的回答竟是:“直觉。那是一种母亲的本能,我知道它已经存在了。”

那时,他也只是笑她傻气,一点也不放在心上,没想到那竟是真的没有人相信,包括他,然而,她却是那么全心全意的等待着,想用满满的爱来疼惜她的孩子鼻泛着酸意,朱允尘闭下眼,阻止发热的眼眶将凝满的泪落下。

闻言,她的反应是出奇的平静,不哭,不喊,亦不言。

她的孩子已经不在了,她感觉得出来,并不意外。

“别这样,云铮,你说说话好吗”这样的她,反倒令他不安。

“要我说什么”她的声音,竟空洞得好似不滚成。

对于这个可以一再冷血地看她哭泣的丈夫,她已寒了心。

“说什么都好,只要你别用冷漠对我。求求你,云铮”朱允尘慌了,莫名的惊惧充斥心房,顷刻之间,他恍惚地以为自己即将失去她,冲动地搂她入怀,紧紧抱住,不敢松手。

求她他也会求她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

她也求过他,但他回报她的是什么是更致命的伤害

“放我走。”秦云铮不带情绪起伏的嗓音,清清幽幽地响起,飘散风中。朱允尘震惊地拉开她,瞪大了眼。“你说什么”

不,她不会真的说了那句话

“是我听错了,告诉我,云铮,是我听错了对不对你不会真的想要离开我,你不会的”他激动地喊着,想寻求她的认同。

秦云铮无动于衷,冷眼看他。“我不够坚强,当不起你的妻子,再留下去,我会死。”

“不要,别这么说我知道我错怪了你,对不起,我真的很抱歉,原谅我好不好让我们再重来一次──”他的忧惧、他的心痛,是那么的明显,黑眸漾着点点水光。他怕失去她,真的好怕

然而这些,她再也感觉不到。

她的心已经死了,随着她的孩子死了,她不再有感觉。

恍恍惚惚地,秦云铮轻经笑了。“你总是这样,再无情的话都说得出口,再残忍的事都做得出来,因为你知道,不论你怎么待我,我都会无怨无悔地在原地等着你回头,所以你可以一次又一次、有恃无恐地恣意伤人,反正事后只要怜惜地抱抱我,说几句道歉的话,然后在一句我们重新开始中,一切便云淡风清

“但是你错了,我不是每一次被你伤得体无完肤后,都有能力自己抚平伤口,直到你回心转意,女人的心只有一颗,碎了,便再也无法补缀,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捧到你面前,期望你好好珍惜它,可你却毫不留情地当着我的面将它摔碎那一刻,我们之间就再没办法挽回了,一个没有心的女人,还能再爱,还有勇气再爱吗”“可以可以的我将我的心给你,别对我绝望,云铮。”朱允尘知道他亏欠她许多,他会用他一生一世的情来补偿,就怕她不给他机会。

他的心呵,一颗冰冷凝霜的心,不要也罢。

“不了,我什么都不要了,只求你放过我。”

若喊父皇,似乎已无立场,但若要尊声皇上,她与允尘至今,毕竟仍算夫妻。皇上倒也看出了她的为难,说道:“怎么心里头怨允尘,就连父皇也不肯叫一声了”

“云铮不敢。”

皇上叹了口气,拉着她在一旁坐下。“孩子,朕知道你受了苦,但允尘已有悔意,你为何不肯再给他一次机会呢”

她摇,眉心锁着轻愁。“父皇,您不懂。我们之间有过很多次的机会,但他给我的,只是一次又一次残酷的伤害,我真的怕了,怕再让他多伤这么一次,我会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。”

“所以你便选择了逃避你以为这样,就能不再受伤吗问问你的心,割舍掉他,难道就不是一种痛离开了他,你真的就会好过吗傻秋儿呀只要你心里还有他,伤楚便永远无法避免”一针见血地,皇上直探她一直以来极力压抑的隐痛一时间,秦云铮的泪一颗颗地往下掉。“不然我能怎么办呢我真的好怨他,可是又没办法不爱他”

“傻孩子,你以为他好过吗你受的伤有多重,他也一样陪着你受煎熬呀如果真要惩罚他什么,这样也够了,难道真要逼死他,你才能快意吗”

呼吸一窒,秦云铮揪紧了心。“逼死他”

“他一个人躲进了涤尘居,好几天了,没踏出半步,也不许任何人打扰,他是有心折磨自己,再这样下去,真不敢想象他会变成怎样。”

“他何苦”酸酸楚楚地,她有股想哭的冲动。她的心,仍旧会为他而痛。“原谅他吧朕相信,这一回,他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。”

她还想再挣扎什么呢一颗心,始终无法不为他牵动,就算逃到天涯海角,又能如何

其实,他错了,她也错了。她一直都没有赢,她早就将一切都输给了他,全无保留,即使他还她自由,她也走不开──再一次走入涤尘居,他的心,是复杂的。

他就盯着明净的水面,任时光流逝,好半晌动也不动,像尊没有生命的雕像,就连她来了许久,他都全无所觉。

“允尘──”秦云铮低唤出声,只见朱允尘微微一震,火速地回过身。

“云铮”他惊异地喊,冲动地想上前拥抱她,走了两步,又硬生生止住步伐。他不晓得,如今的他,还凭什么拥抱她。

隔着数步,咫尺天涯的两人,无语地对望着。的痛杀剑欠蚱蘧怪皇n扪砸远缘钠嗔埂不晓得过了多久,她主动打破沉默──“我来是要告诉你,我对允淮只有道义上的歉疚,一直都不是你想的那样,这就是我欠你的解释。”那一晚,她想对他说的,也是这个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