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2 挑衅"312 挑衅(1 / 1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请支持正版,给作者向上的动力,谢谢

那一刻,大批的发光大球一起运作,这也使得周围的温度变的更热,然而月鬼迟迟没有受到针对心跳的打击,耐心也渐渐变得全无

也就是看着月鬼再次冲来的刹那,廖东风迎面直上,机关网也瞄准了她的心脏部位,顿时猛的一击。

然而月鬼的攻势并未因此减退,而廖东风也没感觉到她的心跳紊乱,继而他还发现此时的月鬼忽然没了心跳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?

带着疑惑,廖东风处处躲闪,不再和月鬼缠斗,而月鬼依旧穷追猛打,丝毫不放过占据上风的优势。

“怎么了?我的巨子,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我很意外,你为什么没有心跳了呢?”

“我就是在告诉你,同样的办法在不同的时间起不到相同的作用,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能在逆境中顽强的存活下来的原因。”

“感谢您的告知,我懂你的意思了,接下来我会好好跟你打斗的,你最好小心一点。”

“求之不得,可以继续了。”

听完这话,廖东风还刻意瞄了一眼远处的淇淇,此时的她还是没有任何动静,这要换做之前,她早就动手了,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月鬼在她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吗?

“你在看什么?不要企图淇淇会帮你了,她已经注射了觉醒之血,她已经不是你认识的淇淇了。”

“觉醒之血?”

“对,觉醒之血是我炼制的,也是为了在临战状态下为自己争取胜利的法宝,觉醒之血可以暂时激活人体的潜力,虽然维持时间不是太久,但足以能存活下来,而且我还精益求精,无数次改良了觉醒之血,以至于到现在都不用再依靠它的存在也能傲立神的巅峰。”

听完她的话,廖东风也伸手从衣兜里取出觉醒之血,随后放在鼻子跟前嗅了嗅。

此时他发现这觉醒之血没有任何味道,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原料制成的,这才高举在手中问月鬼。

“能告诉我觉醒之血用的是什么原料吗?”

月鬼微微一笑,反问:“那你能告诉我你针对心跳的术法是源自何处吗?”

“是机关网,我也是在不久之前领悟的。”

“机关网?这东西我也是多少有点了解的,难道不是因为我们体内的血液才诞生的吗?”

“一开始我也认为是,可到现在才知道之前的所有认知都是错的,我被误导了。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觉醒之血源自何处了吧?”

“青龙眼,你身上的龙母勾魂玉也可以作为药引,只不过不知道效力如何,如果你放心让我试试的话,我更乐意帮你去提炼。”

“炼药是道术丹宗的范畴,难道你还系统学习了丹宗道术?”

“这你就不用管了,我们继续就行了。如果你因此不敢跟我比试,那我可真的要走了。”

一番话也让廖东风再次陷入思考,鉴于月鬼身上拥有的东西太多,此时的实力更是不容小觑,而这样的情况下要想战胜她,恐怕只能借助那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怪东西了。

自古战争中,最怕的就是从内部被敌人突破,而接下来月鬼遭受的打击其实也怪她内心太贪婪,公然抢夺不知道对自己有利还是有害的未知物件,就算她的目的就是这样的东西,可她却留在身边也是犯了兵家大忌的。

俗话说的好,敌人的东西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就能拿来用的,更何况还是机关术的作品就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留下来。

其实月鬼忽然没了心跳,也是针对廖东风惯用伎俩才想出来的应对办法,但是这世界上但凡是活物就都会有心跳,或快或慢总会那么跳动几下的,虽然短时间内能给予抑制,但时间一久这个人就会受不了,月鬼知道这些,可廖东风却未必清楚。

再次回到打斗的,双方也都做好了一切准备,唯一不同的是,月鬼依然在努力的去克制廖东风机关网共鸣的术法,而廖东风此时的所想却是尝试去激活月鬼身上的那个怪东西。

眨眼之间,廖东风再次展开攻势,周围的熔炉动力源也被彻底激活,此时的地面也火烫,很快两个人就会都忍受不了这样的温度。

双方都被高热炙烤的心浮气躁,也都想赶紧结束这无谓的战斗,可他们谁都不想先向对方妥协,故而也使得当时的局面愈演愈烈,最终难以掌控。

连续三次近距离对抗之后,月鬼上风优势依然明显,而廖东风虽然暂时不敌,但也没遭到重创,看来机关术还是多少有点意思的。

针对月鬼心跳的共鸣一刻都没放松,而月鬼也猜到廖东风是在故意拖延时间,因为时间拖延的越久,对月鬼来说就越不利,所以她也想尽快结束这场无谓的战斗,赶紧带着那个怪模怪样的东西离开熔炉斗死城。

而廖东风的想法是,那个怪东西具体是什么?它到底是属于那种类型的武器还是法器?有没有危险?这三个疑问必须在这里弄清楚,否则一旦再生出类似鬼面灯笼的闹剧,后果将更加严重。

其实廖东风的要求并不苛刻,只是他一直没有说明,而月鬼还以为他是在刻意抢夺这个怪东西,所以廖东风越是这样,月鬼就越不肯放手让出,这也使得当时的局面迅速走向恶化。

一开始月鬼抢夺怪东西不对在先,但廖东风挑衅也多少差点意思,两个人没有坐下来把事儿说清楚,所以他们都有失误,要不然廖东风也就没有正面和月鬼对决的机会了。

熔炉斗死城遍地火光和高热,虽然暂时还不至于要了三个人的命,但早晚也是会吞噬这里的。

更要命的是,在月鬼和廖东风想再次打过的同时,另外一个人也到场了,不是别人,正是朵尔,而此时朵尔的神情也和淇淇一样,木然待在原地一动不动,就算是火光和高热包围上来也依然无动于衷。

“月鬼,你放了她们,我让你走还不行吗?”

“一开始你要让我走的话,说不定现在我已经带她们出去了,而现在我反而不打算走了,以她们的生命为赌注,你必须用尽全力跟我放手打一次,否则她们两人的命可就都毁在你手里了。”

“我再说一次,我不想跟你打了,赶紧放了她们,速度离开这里。”

“这回你说了可不算了,你的遵从我的意愿,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时间不多赶紧的。”

说着,廖东风也频频和周围的大球共鸣,努力减缓并阻止它们加热熔炉的趋势,然而不久他才发现,加热机关一旦启动就不能再停下来,廖东风能做到的就是暂时维持现在的状态,之后也不能再和这些大球共鸣联系了。

见到廖东风担心朵尔和淇淇的安危,月鬼也知道自己占据的优势已经再明显不过,鉴于这样的威逼,廖东风只能就犯,而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月鬼反被动为主动,廖东风从主动变为了被动,这样的压力也使得廖东风心急火燎,不顾一切的朝月鬼发起猛攻。

几个回合过去,双方都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,倒是圣物能力的利用,使得周围的温度迅速下降,而廖东风也了解到了共鸣的弊端,也就是只要拉开一定距离,共鸣就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千方百计想激活月鬼身上的怪东西,可无奈的是廖东风根本近不了月鬼的身,月鬼周围的保护不是一般的强大,而是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不过廖东风虽然显得束手无策,但他同时也观察到月鬼的脸色大不如前,他知道这是长时间月鬼刻意抑制心跳的缘故,照这样下去月鬼早晚会因为自己的蛮干付出代价。

月鬼周围无形的护盾虽然强大,但必定坚持不了多久,而朵尔和淇淇能等待月鬼防御瓦解吗?

月鬼步步紧逼,廖东风此时反而变的冷静,思想以往跟月鬼交手的经历,眼前的月鬼还一直处于防御状态,根本就没有放手比拼,所以能让她放手使出手段才是重中之重。

然而要击垮月鬼的防御谈何容易,廖东风也知道如果自己不付出一定的代价根本就办不到,只有摸清月鬼外围究竟有什么,才能对症下药,一味盲目的死缠烂打只会消耗更多的时间。

卸去魍魉机关兽的保护,廖东风单手将鬼面灯笼抓紧,以机关网共鸣为联系,廖东风也放手让鬼面灯笼自由发挥。

鬼面灯笼内部空间广阔,藏有的未知谜团也多不胜数,不断的共鸣之后,廖东风也看清了更多的隐秘,而此时在新生机关要术的指引下,鬼面灯笼慢慢变大,无数细长的长索也纷纷放出体外。

长索的粗细跟从前差了很多,此时一根根都漆黑发亮,粗细却只有之前的百分之一,这时的鬼面灯笼就像个浑身长满了毛发的软球,模样怪异恐怖。

随着廖东风此时也放手给它自由,毛发一样的长索纷纷钻入地下,不久就从月鬼脚下忽然窜出。

月鬼高防御的弱点就是她自己脚下,这是之前廖东风跟娜拉和其打斗时发现的,原本是打算一试究竟,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。

只不过此时月鬼的警惕性非常高,就在长索忽然冒出地面的同时,她整个人忽然腾空跃起,脚下的破绽随之封闭。

但就算是这样,无数的长索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它们也纷纷紧追月鬼而去,很快就和无形的护盾撞到了一处。

长索顿时冒出滚滚白烟,但却凭借数量上的优势硬是钻进了护盾内部,无形的护盾忽明忽暗,远处的廖东风也看清了这护盾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,!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